中证报头版:“一二五”目标引导银行资产结构优化

时间:2019-02-11 19:22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(原标题:“一二五”目标引导银行资产结构优化并非硬性考核指标 风控标准不放松)

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、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近日明确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“一二五”的目标,引发各方关注。

监管人士日前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,“一二五”为方向性指标,重点在于对授信政策全面重检,对可能不利于服务民营企业的规定、条款进行修订或废止,一视同仁地对待国有企业、民营企业与外资企业。监管部门仍鼓励银行进行差异化发展,推动银行资产结构优化。

专家和银行业内人士认为,从长期来看,优化信贷结构以适应经济结构变化、服务好有发展前景民企,对银行健康持续发展是有利的。纾解民企困境,一是要遵循法治化、市场化原则,既要保护民企利益,也要严惩违约失信、过度融资等行为;二是还需要财政政策、产业政策等与金融政策协同发力。

“一二五”并非考核指标

“一二五”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,大型银行对民企的贷款不低于1/3,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/3,争取3年以后,银行业对民企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%。

监管层人士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,首先,“一二五”目标,其分母是银行业新增的公司类贷款项下,而非全部贷款,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。其次,“一二五”并非是对每家银行的硬性考核指标,监管部门也不会对单家银行提出具体指标。比如,在提出“一二五”目标前,泰隆银行、台州银行等银行民企客户占比就在90%以上。这与它们所在地区和定位是有关的,监管部门不可能要求所有银行都保持同样“节奏”。

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看来,“一二五”强调的是对增量信贷进行一些结构调整和优化,把原来投向国企或地方投融资平台的资金适度释放,将原来被僵尸企业或不良资产占用的信贷资源重新释放给民企,由此也实现了资源从低效向高效的转化。为确保加大对民企支持力度,当前已有一整套政策支持体系,并且在逐步做实。从银监层面,如果达标,会对银行有一些监管上的激励,将降低其监管成本或扩大其业务收入空间,在一定程度上可弥补银行成本。央行层面为支持民企增加了再贷款再贴现额度,也会降低银行资金成本;中期借贷便利没有市场风险,因此在融资层面上也降低了银行风险。

曾刚表示,当前民企从银行获得的信贷与其对经济的贡献程度是不匹配的,银行信贷结构若不随之调整,有效信贷需求会越来越不够,可能出现长期的资产荒,这是银行可能会面临的一个发展瓶颈。因此,服务好民企,让有发展前景的企业能够存活下去,从长期来讲也降低了银行风险。

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武雯认为,“一二五”目标属于自上而下的政策引导,且不会“一刀切”,重点在于为民企创造公平、公正的信贷环境。通过对商业银行贷款投向的指导,为有融资需求的优质民企提供必要资金支持,有助于缓解民企融资难问题,促进实体经济信用环境好转。?

不会降低风险防控标准

监管人士表示,“一二五”目标仍要求银行按照市场化、法治化原则,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、公司治理完善、负债水平合理、履约记录良好的民企提供与国企同样的信贷支持。在尽职免责方面,商业银行内部必须制定出具体的、可操作标准。不是无条件、无底线的免责。

上述监管人士强调,“一二五”不意味着银行需牺牲信贷投放程序和与风险防控标准。银行贷款发放仍需做好尽职调查和贷后管理,盲目扩张、公司治理能力低下、恶意逃废债的企业以及僵尸类企业,不在银行支持范围之内。

对此,一线银行机构人士也表示会坚持原则和底线。工商银行公司金融业务部副总经理李新彬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,对于聚焦实体的民企,工行一直在支持。对那些主业不突出、过度扩张,风险较大企业,肯定会审慎把握。还有些企业则需政府、担保机构共同支持,毕竟支持民企不仅是银行的事情,如风险缓释手段到位,银行也会配合。

在风险控制方面,工行基本原则是盯住主业突出客户,同时围绕一些优质核心企业上下游民企,以供应链金融方式作出支持。另外,针对一些科技类民企,具有高人力资本、高技术含量、轻资产等特征,有的涉及IT、信息通讯,行业变化较快,对其进行融资支持也会有一定压力,工行在这方面也探索了风险缓释手段创新,比如通过知识产权评估,解决缺少合格抵押品的问题。

娱乐八卦